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吾爱破解盒子

“柳庄主,你先说吧。”皇上忽然点名。

柳兴腾刚才在走神,正在和儿子低声交谈中,忽然被点名愣了一下。

原来皇上说这次为了澄清林夕雨名声而召开武林大会,柳兴腾觉得反倒是个和林家庄联姻的好机会。林家庄家大业大,虽说他们柳家庄和林家庄都称做四大山庄之一,但彼此之间的实力还是相差甚远,想和林家庄联姻说是有些高攀也不过分。

换做平时,他这窝囊儿子当然没有半点机会。但这次林夕雨和太子大婚且失败的事情闹得街知巷闻,名门之家大家闺秀的清白当然是重中之重……甚至他还有些嫌弃若林夕雨嫁入柳家会否连带影响了柳家的名声。可想而知林家大小姐再想嫁人,眼光必定要放低不少。

昨晚他儿子柳诚熙悄悄去见一眼林夕雨,一见钟情,但也把在那吃瘪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告知柳兴腾。柳兴腾自然恼怒,一个名节不洁的女子有什么好装腔作势?

不过人家再怎么说也是武林盟主的独女,背后的势力还是很让人眼红,柳兴腾打算压下火气,待把林夕雨迎进门再让柳诚熙好好教育。

他自信的计划是今日皇上会过场一般地说几句,这种事情皇上怎么开脱也会在人们心中留下芥蒂,甚至越描越黑。等大家都敷衍地应付完后,他带柳诚熙站出来当众说媒。皇上因为太子大婚的事皇家也蒙羞,林夕雨的事一天不解决只要谈及到林夕雨他们皇家也一天要被说三道四,见是他们柳家庄也觉得门当户对,当然也就顺水推舟,给他们拍板这档婚事了。

林家的人这段时间当然也烦透了心,能有个完美结局何乐而不为,加上皇上施压,半推半就也就成了。

但今日皇上的表现超出柳兴腾的预期。

皇上非但要为林夕雨澄清,且将所有过错拦在皇家身上,即便皇家名声遭污也要保林夕雨清白。纵观历史,哪个皇家不是为了自身名誉费尽苦心,皇上这一遭确实远超柳兴腾预期。

再看最后皇上还给林夕雨镀了一层金,送上绝世饰品以外还说待如己出……所谓君无戏言,皇上当着中原江湖各大门派面前说的话,能只是随便说说?

如此一来,他们柳家庄再站出来说媒就有些冒失了,人家瞧得起才奇怪!私下吃瘪也就算了,但当各大门派的面吃瘪,他们柳家的名声以后还能往哪摆?

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

他的计划要取消,但他儿子被林夕雨迷得神魂颠倒,愣是在催促他说媒,所以才有刚才那一幕。

“你闭嘴,这事不要再提!平日叫你好好练功你当耳边风,如今江湖之人只称你为‘柳兴腾之子’何处有你半点名声!江湖俊杰众多,你让人家怎么瞧得起你!”

柳兴腾把柳诚熙快速低声骂了一通,这才拱手朝皇上应答。

“回皇上,实话实说,草民与任你们行也算见过几面。此人虽下流猥琐,但绝非大奸大恶之人,故而草民觉得民间看待日月神教的态度有些过于极端。”柳兴腾说道。

柳兴腾说话十分保留,只称自己对日月神教没有偏见……实则他和任你们行是酒友,是连私生女都能托付的关系。但碍于自己名门正派的声誉,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和任你们行撇清关系为好。

“另外,关东地区这三十年间的大案我知道的有这部分:梁家一家二十九口灭门惨案,凶手为邪教七纵教所为,那时七纵教并未加入日月神教堂口。一叶芦苇张大侠被杀案乃山头一群山贼所为,我们柳家庄剿灭山寨后审讯才得知事实。金石洞主陈旺升绑架撕票案,乃陈洞主失足堕山坠亡,被水流冲至别处被流匪拾得起动起谋财的心思,于是假装日月神教的名号通知金石洞陈旺升被绑架取得赎金。后来这几个流匪反倒被日月神教亲手所灭,我也是从尸体上发现当年陈旺升的玉佩才了解到真相……”

柳兴腾慢慢介绍,一说便说了二十多件案子。

这些一些闻所未闻一些曾经名动一时的案子都与日月神教有关,但最终查得都是另有其人。只是江湖恩怨江湖了,日月神教本身又不管这些破事,事情或了结或未了解都没人在意要给日月神教还以清白,所以大多冠在日月神教的头上。

皇上点了点头,示意还有谁要接下去说。大家目目相觑,在武林大会上集中讨论魔教但不是口伐笔诛,这事有些陌生,竟一时半会没人愿接话。

一衣着鲜亮的年轻男子见状猛地起身说道:“在下云天宫少宫主易泽,代表云天宫而来。”

云天宫的人很少出席武林大会,江湖上也少见,少宫主突然出现在这里大家忍不住多看几眼。

“日月神教虽行事放浪,但绝非匪类。当年我爹曾因丢失宝物托日月神教上任教主任你们行和现任教主月寻回,虽说只是一场交易,但货款两清,且做事事半功倍,大家都很满意。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云天宫还算是欠日月神教一个恩情。要说他们穷凶极恶,我看只是某些没和他们打过交道的闲人以讹传讹罢了。”

魔教势力一直是他们眼中钉,易泽那孤傲的神情外加地图炮一般的言语,一下子激怒了十多位侠士。

“天下谁不知道魔教中人奸滑奸诈,和魔教众人打交道你还有脸沾沾自喜了?”他们一一站起怒道。

“和魔教打交道怎么了?日月神教吃你们家大米还是戴了你们家绿帽?”另一头,一位衣着华贵的贵公子打扮男子站了起来,腰间别着镶金边的玉坠,手中握着檀香木的折扇,看起来不像个江湖中人倒像个诸侯贵族,“你问问五岳剑派等几位掌门,和日月神教有没打过交道?”

五岳剑派的掌门都来了,被点了一下名头纷纷把头低下去……尼玛他们是麻将友的关系,能在这里当众给揭了吗!大家知道的心知肚明、不知道的浑浑噩噩不就好了!

这位男子大家没怎么见过,但那富贵逼人的气势和特殊的着衣风格,大家一下子猜出他的来头应该是曾经的皇家后裔——大理段氏。来人应该就是那大理一阳指传人,段氏后裔段志行。

江湖传言此子嚣张自傲,如今一见名不虚传!

云天宫是个隐修的门派,实力云里雾里,大家不卖他面子也就算了额……但这位大理段氏的实力可是摆在明面上的,大理之地几乎他们家说了算。臭屁归臭屁,硬实力还是妥妥的强。

这些人被嘲一通,一个个脸色恼怒却不好搭话。

他们的门派在江湖上算有声望,但确实是没接触过日月神教,处在道听途说之列。

“我和日月神教的教主也有渊源。”另一头又一位男子站了起来。

这男子一声不吭神态冷淡,衣着靛蓝特色衣裳,配上俊美的五官,即便默不吭声也一直被在场的女侠士偷偷打量。

他一站起来,易泽和段志行都眯眼含笑……他们可省些口水了。还有坐在靠前的洪兴,刚想站起来干脆就懒得再动。

“在下布依寨副寨主蓝丹雀。云贵一地的几桩重案我们早已查清,只是势单力薄无人听我们解释。依隆村劫杀案,乃蛊乙派所为;王飞侠士碎尸案,为血刀门所为……以上为布依寨所知晓的真相,皆与江湖上流传日月神教所谓流言不实。”

“你这不知道哪来的小破寨主真好笑……难道蛊乙派和血刀门他们就不是日月神教一脉!”那几个侠士冷喝道。

他们刚说完,众人齐刷刷把视线看过去,多少带着点关心制杖的神色。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