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含羞草影视污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高景安推开门,周若琳黑着一张脸仰头看他,一双干干净净的大眼睛此刻充满,?愤怒,里面的火焰几乎可以把人直接烧成渣儿。

靠……要不要这么大的怨气?

“小女佣,来的还挺准时。”高景安靠着门框,门敞开着,周若琳却不急着进来,他也没急着让她进来,两人隔着一道门说话。

“我怕来晚了没人替收尸啊,高董事长。”周若琳话里有话,脸上的笑容一直保持着刚才的热度,但是说出来的话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高景安额头上的青筋隐隐跳动,插在裤袋里的手不经意的卷了卷,“吃枪药了,说话着么难听。”

周若琳心道,大爷的,老娘没咒现在一命归西算是客气了,还嫌我说话难听,,自己做的事怎么不觉得恶心!

不过,周若琳很好脾气的笑了笑,她一笑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只是牙尖好像小虎牙似的,透着一股杀气,“我肚子里有大型杀伤性生化武器,要开膛验货吗?”

靠!嘴巴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毒了,女人都这么善变?一天一个样,三天不见就上天?

高景安有点头大,以前都是女人主动讨好他,黏着他,恨不得倒贴,现在倒好,榆木疙瘩不解风情还煞风景,妹的,遇到克星了。

“周若琳,这么毒舌,没有男人敢要,知道吗!”

高景安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塞的是不是稻草!

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

周若琳一点也不为他的诋毁所动,反而以此为荣,颇为得意的笑呵呵道,“高高董事长,这个不劳您费心了。

我虽然不是富二代,但是我有颜值,有能力,有身材,有智慧,我工作努力,积极上进,而且老板很赏识我,

最主要的是,我还年轻,我的人生有无数个可能!且不说有没有男人追我,就算以后不结婚,我自己照样可以生活的很漂亮!”

“卧槽!!”

高景安额头上的青筋跳的更疯狂了,死丫头,说起气人的话竟然还一套一套的,年轻?颜值?身材?智慧?

“高董事长没话说就骂人?真有修养!”周若琳咬牙切齿。

“给我站好,别动!”

高景安暴力的把周若琳拽进门,啪嗒将门反锁,大手压着周若琳的肩膀,因为用力把周若琳压的往下一歪。

低头,他仔细审视她。

身材……他见过,虽然没看清,但是手感真是没的说。

好吧……这一点算是过了。

颜值……虽然谈不上倾国倾城,但是她属于耐看型,越看越觉得舒服,有时候不经意的回头,竟然还会惊艳,好吧……这个也算过关。

智慧?

玛德!她有智慧吗?喝断片儿强行把他给睡了,醒来后反咬一口,事后三番五次的主动找她,死脑筋竟然一点觉悟都没有!

她压根就没有智商这个东西!不过关!

“周若琳,智障!”

憋了半天,高景安憋了一句话。

周若琳咬咬牙,“高董事长,我看身上的伤压根没事,我走了!”

“给我站住!”

高景安拽住她的手臂再一个用力,把人给甩沙发上了。

“噗通”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周若琳后背砸在真皮沙发上,往上弹了几公分,又坠下去,尼玛!摔的零散了!

“高景安,干什么!想摔死我?!”

高景安气不打一处来,气的头顶上冒青烟。

第一个!她是第一个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她竟然敢!

“给我起来,我饿了,去做饭。”高景安又一把将跌倒的周若琳拉起来,完全把周若琳当提线木偶了。

“我咬死!”

周若琳一气之下抓住高景安的胳膊,张开嘴就要咬——

“啊!”

她嘴巴还没碰到他的手臂,高景安一只大手突然摁住她的脑门,将她的头强行拔高,周若琳脑袋扭曲的高高昂起,五官狰狞的呲牙咧嘴。

“放、开、我!!”

周若琳手脚并用,连踢带踹,然而根本就碰不到高景安,她跟个兔子似的使出浑身解数,他却轻而易举的将她制的死死的。

尼玛!!

周若琳最后还是败下阵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脸愤怒,“高景安,已经好了!骗子!”

“肌肉拉伤是间歇性……哎哟!”高景安突然痛不欲生的捂着腰往下倒,“快扶我!”

周若琳:“……”

还能演的再假一点吗?

“好好好!”周若琳满口答应着去搀扶,双手在他伸手撑开,“好了,坐下吧。”

“啪!”

高景安往下坐,屁股还没挨到沙发,周若琳突然在后面撒手,高景安身体失衡,结结实实坐在地板上。

额……那一下摔的,听声音八成是残了。

“卧槽!”高景安疼的爆粗口,大手撑着地板,愣是没站起来,精致如雕刻的脸疼的扭曲。

周若琳大呼一声,“哎呀,高董事长是不是该减肥了?讲真,太重了,我根本就扶不住啊,没事吧?爬的起来吗?”

爬的起来吗?

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赶紧闭嘴!

高景安腰上的拉伤说重不算太重,但是要说轻,还真不算轻,所以这一次摔的挺狠。

“周若琳,这种女人,我特么的……”怎么会喜欢!

“我特么的真是日了狗了!”

高景安扶着沙发站起来,挪上去,浑身都酸了,哪儿哪儿都不舒服,冷汗自后背溢出。

周若琳摊摊手,“高董事长,这话不能随便说,也要……考虑一下狗的感受。”

高景安:“……”

硬生生被怼的无话可说。

硝烟弥漫了好大一会儿,两人终于冷静下来。

周若琳发现高景安貌似真的挺难受,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喂,要不要去医院?没什么大事吧?”

高景安接莫如菲的电话都没气到这份儿上,他现在的怒火真到临界点了,手掌强力按压突突狂跳的太阳穴,“周若琳……”

他发现自己气的说不出话了。

“奥,我在呢。”

高景安:“……”

周若琳看他嘴唇发黑,两眼无光,自己也吓到了,忙道,“那个,我去给做饭!喜欢吃什么?”

高景安:“……”

什么人!

“那个……荤菜还是素菜?甜口还是偏辣?”

高景安慢慢抬起头,他真的气到极点了,嘴巴抽了抽,“……”

“我去做饭!我做什么吃什么!”

周若琳一溜烟跑厨房去了,剩下高景安在沙发上呆了呆,又呆了呆。

智障的脑回路是不是搭错线了?思维模式忒奇葩。

……

怡景别苑。

九点钟了,别墅外一道车灯打进来,瞬间照亮了院子里的绿植。

“少奶奶,少爷回来啦!”佣人急急地跑到大厅,双手将门打开,一阵风灌入室内,吹动了窗纱和洛寒的头发、衣服。

洛寒清秀的脸上荡起笑容,走过去迎接龙枭,看他由远及近的走来,满身都是洁白的月光。

“老公!”

洛寒欣喜的大喊一声,跟新婚时候等着丈夫归家的小妻子似的,欢欢喜喜喊那两个字。

龙枭脚步迈的很快,很急,须臾已经迈上台阶,把洛寒轻轻拢到自己的臂弯,宠溺又心疼的低头抵着她的额际,低醇好听的声音倾入她的耳朵,“站在这里等我,不知道我会心疼?外面风大,着凉了怎么办?”

洛寒扬起下颌,清亮的眼睛满满都是他,“所以抱的紧一点。”

“越来越会撒娇了,嗯?”龙枭含笑捏捏她的鼻梁,手上的动作倒是越发的用力了。

“好了好了,不撒娇了。”洛寒倒不是真的要黏着他,从他怀里挣开一些,严肃道,“凯文的视频我看过了,挺感触。”

龙枭点头了,两人进门,龙枭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还没吃饭?”

洛寒撇撇嘴,“吃了,不过我是孕妇,饿的快,所以陪再吃一顿。”

这话龙枭会信?

“以后不要等我,晚饭按照的时间吃就行,最近公司的事情多。“龙枭拉着洛寒的手,两人挨着坐下。

佣人将碗筷摆好,盛饭。

洛寒道,“关于凯文的道歉视频,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龙枭用消毒湿纸巾擦了擦手,给洛寒擦了下,“他?老婆,这种影响食欲的话题,放在饭后聊行吗?”

洛寒噗嗤笑了,“矫情!”

“有时候,矫情是为了增进感情。”

洛寒:“……”

哪儿学来的歪理?

捏起筷子,龙枭给洛寒往碟子里夹了一块西芹,似是不经意的道,“这周末休息吗?”

洛寒咬了一口菜,?“这周末?休息啊,最近科室太忙,所以医院给安排了双休,很久没双休了。”

龙枭又给她夹了一块鱼肉,“有什么安排吗?”

洛寒吃一口鱼肉,鱼刺被他剔干净了,白白嫩嫩的鱼肉很可口,“暂时没有,在家睡懒觉吧。”

洛寒笑笑,睡懒觉是每个上班族的奢侈品。

龙枭对她的回答十分满意,自己吃了一口菜,缓慢咀嚼,“周末暂时不要做安排了,咱们去个地方。”

洛寒嘴巴里含着米饭和菜,将左边的脸撑起来一个圆弧,“嗯?去什么地方?”

龙枭擦了擦她嘴角沾上的一星点油,故作神秘道,“去了就知道了,不会让失望,相信我。”

信!她当然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