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丝瓜视频和草莓视在线观看

“怎么了?看着魂不守舍的?”叶长枫如今年纪大了,睡觉特别容易惊醒,迷迷糊糊的道。

“哦,没事。”梅春莉含糊的答,没有说出内心的想法,她就是觉得不公平,为什么上天要让她的女儿这么辛苦。

她的女儿多乖啊,小时候自己不允许她优秀,她就听话的真的不出头,长大之后为了躲避继女的锋芒,更是出国好几年才回来。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丈夫的认可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却整天忙得昏天暗地,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明明女儿可以过得很舒服的,但为了不让别人瞧不起自己这个妈妈,她强迫自己上进。

都是叶家的女儿,凭什么继女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心安理得的拥有叶氏集团?还有叶舒,明明就只比女儿小两岁,就已经是集团的继承人了,光是这一个身份她不需要任何努力就比女儿要获得别人多十倍的尊重。

她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命运可以这么不公平?就因为女儿投身在她这个护工的肚子里,所以就要受别人的歧视吗?

梅春莉越想越偏激,她看着深爱的丈夫的睡颜甚至都有些恨,恨他为什么这么偏心,他若是把集团的股份给一些给女儿该有多好?

“怎么还不睡?”叶长枫嘀咕道,“又看电视剧看入迷了?那些都是假的。”

“什么电视剧?”梅春莉一愣。

“不就是你最近很爱看的什么《豪门风云》?里面演的太假了,哪有大哥都被弟弟谋害死了,警察却管不了的?有钱也不是万能的。”

梅春莉瞬间心里一动,仿佛被触动了心里的某根弦:“那不是有那老爷子护着吗?最后也没报案啊!”

“那都是电视剧,现实情况哪能一样,快睡吧,别再想了。”叶长枫翻了一个身,又沉沉的睡去。

清纯美女腰肢柔软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但是梅春莉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一直在想着《豪门风云》中的剧情,若是那样的情况放在了现实中呢?

如果继女没了,丈夫就女儿一个孩子,他会护着吗?

梅春莉眼睛闪烁个不停,不护着也没办法吧,小舒太小,掌管不了集团,只有女儿能帮他的忙,而且动手的也不是女儿,调查出来大家只会觉得是意外。

如果没有继女,女儿就能顺理成章的掌管公司,女儿就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她知道这样做对不起继女,但是她会好好对待继孙女的,也会让女儿好好对继孙女。

心中有了想法之后,梅春莉第二天甚至都不太敢看叶秋了,这让叶秋心中存了疑虑。

想来距离她上辈子遇害的时间也不远了,而如今露出破绽的也就只有这个继母梅春莉一人,可是为什么?

叶秋想不通,为什么继母会突然对自己起了恶念?她又是从哪里来的胆子?自己好像没有哪里得罪她吧!

叶秋又看重生而来的便宜妹妹叶芸,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就更加的好奇了,但是表现却没有表现出异常,依旧不动声色,但心里却防备起来。

叶芸也不知道自己亲妈会为了她突然起这样的心思,她还在耐心的准备张北臣的毕业舞会。

这天下午的时候张北臣就驱车来接了,直接把她带到一家私人的工作室。

“用得着这么浓重吗?”叶芸调笑道。

“那可不,我好不容易借来了芸姐这么一个大美人,不好好打扮岂不是浪费了?”张北臣双手绅士的为叶芸开门,然后轻笑,身穿黑色西装的他今天格外的帅气,让叶芸忍不住内心一跳,紧接着就忍不住唾弃自己,她是太久没有谈恋爱了吗?居然差点对未来的外甥女婿动心思。

“真会说话,你这话不应该对着我说,应该和小舒说。”她按捺住躁动的心,依旧笑得得体。

张北臣有一瞬间的落寞:“可是小舒似乎一点都不喜欢我。”

“那就加油吧,坚持才能赢得美人心。”

“那芸姐这样的美人应该也有很多人追吧,怎么一个都没答应?”

“我现在最注重的是事业,还没那个心思。”

“那那些男人不得扼腕?”张北臣又笑,“就是这里了,他们今天会为芸姐你做好造型的,这是我为你选择的礼服,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还有备选,都是今年的新款。”

叶芸抬眼看过去,这是一件银色的礼服,她已经认出了是哪家的,价格超过了六位数,前面看着极为保守,但是后背却整块镂空,只有一排流苏,她甚至都可以预见如果自己穿上这件礼服走动间该是怎样的光彩。

只是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没想到张北臣的眼光竟然这么好。

“叶小姐先试一下礼服吧,我们再确定妆容。”

“好。”

叶芸承认自己看错眼了,这礼服的前面并不是平平无奇,因为特制的面料,走动间尽是流光溢彩,而且特别的凸显身材,她甚至看到了张北臣眼睛里的惊艳之色。

“没想到你为小舒挑选的礼服我穿着竟然也这么合适。”她轻笑道。

“不。”张北臣眼睛里的亮光还没有褪去,耳朵甚至都红了,语气也不像之前那么沉稳,“我为小舒挑选的不是这件,这件是芸姐你答应做我的女伴之后才选出来的。”

“是吗?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你。”叶芸笑,眉眼间尽是风情。

张北臣喉咙动了一下,又似乎觉得这么盯着看有些不礼貌,遂转过头去瓮声说:“很适合你。”

礼服好看,当然妆容也不能出错,这件私人造型室的价钱并不便宜,当然这里的手艺也对得起他们开出的价格,等叶芸终于大功告成之后,郑北辰甚至都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叶芸又笑:“怎么,被姐姐我迷上了?”

张北臣却是诚恳的点头:“是。”

叶芸一顿,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还有些尴尬。

不过好在张北臣是个体贴细心的人,很快又恢复情绪,像一个绅士一般为她打开车门、为她整理裙摆,还细心的为她准备用吸管喝水的水杯。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