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秋葵视频有容乃大二维码下载

“所以阁主你是说他就是在乱翻,没什么目的的?这可能么?”党蒙付看了看大厅中的张德明,又看了看影像中的张德明,一脸不信的道。

大厅中,张德明还有点掩饰,但是影像中的张德明,任谁都能看出,他带着清晰的目的性在翻术法书本的。

赵渊顿了顿,道:“没目的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只是说,可以确定对方不是在记录道藏,至于其它目的,我就不知道了。”

党蒙付迟疑的道:“那阁主可发行有什么特殊的种道么?”

鸿蒙魔修不少,有的手段很是诡异,喜欢用一些途径,给一些修士种道,以图其它。

赵渊微微一愣,摇了摇头,道:“你在想什么啊,真是一天就在总阁待着,其它毫不关心的。

知道对方是转生者,宗门怎么可能没检测对方身上的怨煞的。要是魔修,别说一路混到我们这了,天灵殿的最初审核就过不了的。

这小家伙宗门之所以如此重视,就是因为对方太干净了,当初检测时,别说怨煞了,连怨气郁结的都不多。

对方前世可能连个人都没杀过,甚至生都少杀那么干净。所以宗门猜测对方转生前,年岁应该并不大,属于天才。

种种缘由下,加上对方又是育灵师,宗门才如此的重视。要不然你以为就凭一个转生,就能在咱们宗有这份信息身份的?”

党蒙付闻言,其它没听进去多少,没种道异常,倒是听出来了,悬着的心也放了回去。

或者说是对于其它,他根本不关心。他是嫡系守阁人出身,守阁人做了数百年,已然习惯性咸鱼了,即使他姓党,他也不想牵扯进宗门各部的纷争。

妩媚得体清纯美女楚楚动人图片

这时赵渊面前的画面不断的变化,从外门藏经阁,到育灵峰分阁,所有的画面,快速的放完。

所有的画面,结合在一起,清晰的可以看出,张德明绝对有着什么目的。

党蒙付当画面放完后,开口道:“那他这究竟是在干什么,如果没目的,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赵渊也眉头紧皱的道:“不太清楚,能检测的方向,我全部检测了,其它不确定,至少有一点我很确定,他应该不是在打道藏的主意。”

党蒙付闻言,心态瞬间咸鱼,道:“哦,那弟子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只要不是打道藏的主意,不是在他们藏经阁下暗手,其它什么的,党蒙付表示,他不太关心。赵渊对此,也没什么表示。

两个老咸鱼,看着这明显有问题的一幕,在确定了对方没打道藏主意,并且没下暗手的情况下,两人都没了半点的探究心思。

可见有多咸鱼,从此事也可以看出,守阁人如今的整个风气和状态是如何形成的了。

还不待赵渊虚幻的身形消散,两人皆是一顿,因为正在不停翻阅的张德明,突然停下了动作。

······

不停翻阅的张德明,为了做一定的掩饰,每本术法,他总会浏览一下,虽然也只是一扫眼的事情,但是每本他好歹也会看下。

虽然明知道这样也很可疑,但是他如今实力和地位,已然可以支持他一定这么搞了,只要他没打藏经阁主意,他相信这没什么危险。

最多引起一些人的好奇心和探究欲而已,而他如今的实力,已然不太怕这些东西了。之所以要稍微掩饰下,算是在尊重总阁而已,算一个态度?

也因此他拿过的术法,他都大致知道效果。此刻他之所以停下,是因为一本术法,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道标类区域,有着各种的种道之术,当然不是什么暗手,大多是给门下弟子身上用的,不少都是类似于眼睛的效果。

形象点说,就是给弟子身上插个眼。整个道标区域的术法,大多都是保护性质,对后辈弟子的保护。当然还有不少其它乱七八糟的效果的,类别众多。

这些术法,有的效果奇葩,有的修行诡异,反正五花八门,乱七糟八的一堆。

而引起张德明注意的,是一本一阶术法,浏览完这个术法的简介,还有其效果后,它彻底吸引了张德明的注意。

简述:此术为变异术法,原本开发者,是在对裂魂术、傀儡分身术、附身道标术联合开发过程中,企图裂魂入分身,开启类似与第二化身一类的真实分身召唤。

以练就和本体无差异的第二化身,成就高级的保命术法效果。

但是在开发中,术法变异,未能获得第二化身的效果,开发出了裂道之效果。

使用此术,可临时分裂己道,以任何道标手段,将分裂出的己道,种于弟子或者道标着身上,为其提供庇护。

特别提醒:因为是变异术法,非极其亲近的后辈,不可种道。

因为此术是分裂自己的道,种给后辈的,并不是封装一个术法,给后辈做保命手段,而是自己的道。

也就是说,一旦将自己的道分裂出去后,分裂的那部分,你是不可使用的,被种道者是可以一定程度使用的。

并且一旦种道者出意外,道标未及时回收,分裂出的道种,会跟着出意外,永久性失去,留下不可挽回的道伤,因此使用请慎重。

看着这个术法的信息,要是修炼来保护后辈弟子,代价显然有些过大了,或者说有些傻逼了。

因此此术算是被归类为恶性变异术法,属于开发的半废这一类中,修行的人极其少。但是看着这个术法的瞬间,张德明就被其描述给吸引了。

他现在豆兵虽然在离开他或者光点者道标后,还能保持存在,但是不能施法术法,只能成为超级兵的存在。

一旦离开一定的范围,豆兵就没有任何的其它手段,光点镜像更是会消散。

而面前这个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完全可以分裂出几个术法符文球给他的豆兵,让其达到分身的目的。

这效果上来说,也就比一气化三清弱上一点而已。

额······很大一点,算是究极山寨版的一起化三清?

但是至少如此一来,他能做到投放豆兵,彻底摆脱锚点,摆脱十公里距离限制了。

加上育灵空间的中转效果,他能快速的完成分裂和收回自己的道,这个术法的严重后遗症,张德明也算能做到一定程度的规避的。

反正总的来说,此术有弊,也有利,但是结合他如今的育灵空间的话,利绝对是大于弊的。

用了此术,一定的成度上,他真能用豆兵之术,摆脱距离限制,摆脱不能使用本体术法限制,弄出第二化身、一起化三清的这种高阶道术效果。

张德明翻看了术法良久,才一脸喜意的收起了这本,将其和几本功法放在了一起,没有直接丢回书架的。

收起这个术法后,张德明特地又在道标术法区,找了一本的二阶术法。

学会此术后,召唤术法召唤出的每一个召唤物,都可以是自己的道标。

此术在道标术法中,算是召唤道中最常见的一种道标手段,算是召唤道最基本道标之术。

有了此术,结合,呵呵······也不是非要身外化身,第二化身,或者一起化三清什么的,才能完成制敌于千里之外的高级成就嘛!

没有豪华道术套餐,一套低级术法套餐,组合起来,他照样能完成苟在家中,制敌于千里之外的高级成就的!

做到本体家中坐,化身满世界浪的!

收起了两术,张德明继续的开始埋头扫货,看着仓库中能量一点点的增加,有点轻微数据控的张德明,只觉得时间飞逝。

当他回过神来后,已然完成了所有三阶以下术法的清扫,剩下的四阶以上的术法,因为没有权限,张德明此次并不能动。

不过法级以上的术法,宗门其实也并不多,至少没有达到海量的,因此已然拿到大头的张德明,对此并不急切了。

看了看仓库,功德:78.4,气运:36.5,业力:1.4。

这一次算是大丰收,功德和气运,都搜刮了三十五六个的样子,不愧是历史悠久,存在了千万年的上门,一个总阁就让他赚翻了。

特别是三十多的功德,金手指开启这些年,他从没一次性收获这么多功德的。

留恋的看了看整个大厅,可惜这个羊毛,是一次性的,和李世凡那样的可重复撸的羊比起来,还是缺了点重复利用的价值。

这里要想再次撸羊毛,不知道要多少年后了。当然四阶以上的法级,可能还能撸一次,但是这个量,估计就相当于当初一个木道区域的收获吧。

对此已然不急切了,有机会顺带撸掉就是了,拿掉大头的他,这个总阁里,除了目录后面的那些不能看的天罡地煞术,如今这个总阁,他已然能长时间保持贤者时间了。

因为他如今的诀级术法,已然够多了,除非够奇特,否则已然不需要特别补充什么了。

嗯,变化术除外,但是普通变化术,天灵藏经阁总阁有的,育灵峰分阁自然是有的。

因此进入了贤者时间的张德明,随手选了几本总阁独有的变化之术,筹够了十本,才转身离开了大厅。

张德明从头到尾的变化,外面的两人都看在眼里,因为变化太过明显,以至于都引起了两个老咸鱼的好奇。

“阁主,他这是什么表情?嫌弃么?是没找到想要的东西?”党蒙付难得好奇的问道。

赵渊摇了摇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动手通感他,要不我试试?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得罪人了,你二叔公那边怪下来,你顶着?”

党蒙付闻言,立即将头摇的拨浪鼓似的,道:“不干,二叔公为了云飞老祖的事,找了足足千年的药方,好不容易找到了,要是我们给搞黄了······

弟子别说做守阁人了,想混传功殿都是没什么可能了,估计要将弟子派去世俗,做琐事管理的。

被这么磨个几百年什么的,弟子还不如去望回峰待着,天天和周历师兄喝西北风算了。”

赵渊闻言,双手一摊,道:“这不就结了,你那二叔公拼起命来,老夫我也接不住啊。总不能为了好奇,让你二叔公三天两头找老夫切磋,扰老夫清修的吧。”

党蒙付看了看赵渊,真想说一句:阁主,你这叫清修么?

总阁被人全术法的观看,也只是借着藏经阁监控阵,留影前来看一下,这样的清修,和你比起来,弟子这样子,还不能算咸鱼的吧?

在党蒙付思绪闪烁间,赵渊虚幻的身影缓缓消散,临走前连半个字的交代都没留下的,咸鱼的一批。

这时张德明也凭借指尖的光点,出了功法所在的穹顶大厅,来到了党蒙付所在的柜台前。

张德明将手中的十本秘籍,往对方面前一丢,开口道:“师兄,结账吧。”

党蒙付低头,开始翻看了起了书本。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算两本五阶功法和,他动作一顿,眉头微皱的道:“你选两本?是没决定好么?”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嗯······也不是呐,就是随便拿来看看!”

党蒙付听着这应付的话语,眉头紧锁了起来。

张德明看着他道:“可有什么问题?”

因为党相君的叮嘱,党蒙付看了张德明一眼,道:“问题倒是没问题,本次四本五阶功法,除了你不需要的,其它你都可以带上。

但是还是那句话,没必要的话,最好不这样选,浪费都是其次。主要是怕你打让给其它弟子的心思,这个事说大不大,说小他还真不小的。”

党蒙付看着张德明,做着一个守阁人的基本职责,嗯,超越了咸鱼的职责。

张德明笑道:“这位师兄你放心吧,我在育灵峰信息室,也算常客了。这些基本的事情,我还是了解的,守阁人的便宜,我知道不会随便占的。”

党蒙付见此,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

话还未说完,他整个人都是一顿,看着第三本术法,眉头都皱成一堆了。

“裂道之术?你选这个来干嘛?此术看着效果不错,这些年打它注意的不少,特别是你们这样的召唤道修士。”

他顿了顿,翻出了第四本的,撮了撮这本术法书,继续道:

“诺,就是和你打一样主意的,想用这个东西,给召唤物加上道标,裂道控召,搞出什么变种第二化身,以为是个天才想法,本体安全有保障了。

遗迹探索,资源搜索,去后山什么的,完全可以不用本体出门了。

结果呢?

本体是安全了,丹药部那边也多了几个经年的药罐子了。

裂道出替,控召演化身,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旦召唤物有损,裂出的道跟着一起废了,收不回来了,那留下的可是道伤,还是自己砍出来的道伤,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药道的经、典之术,对道伤那也不能说什么手到擒来的。

一旦留下道伤,是没有什么立即死亡的危险,但是前路尽断,苟延残喘的活着,和命陨有何差别?”

因为他二叔公,也就是太上长老党相君,党家如今的大佬,特意给他叮嘱过,让他关照着张德明。

因此他对张德明也算比较上心,至少非常尽职的做到了守阁人的本职工作。

张德明闻言,笑了笑道:“师兄放心吧,我看过简介,后果什么的,我清楚的。”

党蒙付眉头并没因此舒展,道:“这么说的召唤弟子,我也见过不少,如今没一个不是药罐子的,一旦使用此术,受伤那是迟早的事情。

常在河边走,哪有什么不湿鞋的道理。遇见意外,那真是早晚的事情,修道就不能抱着什么侥幸心理的。”

“嗯,我知道了,我就看看。”张德明没因此不耐烦,而是微笑的开口道。

党蒙付听着明显的应付话语,摇了摇头,道:“随你吧,我反正可是给你再三的叮嘱了,你执意如此,我只能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他看了张德明一眼,继续的翻看下面的基本术法。

后面的术法,倒是没什么诡异的了,六本都是诀级的血脉变化之术,还是总阁很普通的那种。

原本这是个很正常的选择,但是选择的人是召唤道的,那就不太正常了。

党蒙付看着这十本稀奇古怪的术法,再次的看了张德明一眼,道:“你确定要选这些?”

张德明点了点头,若有所指的道:“我很确定,这可是我从整个藏经阁里面,海选出来的来着。”

党蒙付闻言,再次抬头,眼神诡异的看了张德明一眼。一边转身将几个书本,丢进了刻录格子,一边道:“行吧,此次你不需要支付贡献,这些全部做为奖励结算。”

“包括这些术法么?”张德明诧异的道。